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iansondu的个人主页

我们结识于虚拟的网络,互不相识,却有一种情感在彼此间无声地流淌绵延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成熟、稳重、积极向上、事业有成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父亲(原创)  

2008-07-23 21:00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
这些年来,总想为父亲写点什么。但每次都是提笔又搁下,不知从何写起,我的确不知如何来形容父亲,也不知如何用文字来表现父亲。今天再次拿起笔,想为父亲写下只言片语……


在我的记忆中,父亲永远是步履匆匆,手中总有忙不完的活。我小的时候,父亲就开始外出打工,每逢年关临近,父亲才背着他的行李,从遥远的异乡,乘坐数天的火车和汽车,赶回家来与家人团聚。年关一过,父亲又启程远行。在这一回一返中消磨尽了父亲的青春,他从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,变成了一个瘦骨嶙峋、白发苍苍的老翁。


我刚出生不久,作为老大的父亲便从他的大家庭中被分了出来,得到了一间很小的破瓦房,这间房便成了我们的卧房、厨房、饭厅。这样的破房只能勉强挡风避雨,每逢夏季遭遇暴雨,屋里到处都在漏水,家中所有的器皿都成了接雨的工具。而到了冬天,寒风无情的从四面吹刮进来,更是冷得够呛。那年月农民的光景都不好,吃不饱,穿不暧,睡不宁,是普遍现象。面对家庭的窘困,面对嗷嗷待哺的我,面对母亲的无可奈何,一气之下,父亲离开了家乡,到遥远的异乡打工。三年过后,我们家便住上了宽敞明亮的三间大瓦房,父亲自豪地笑了。


我十六岁那年考上了大学,本来是一件令全家高兴的事,但我上学的学费却没了着落。我明白我的大学是上不成了,尽管上大学曾是我多年追求的梦想,九年的寒窗苦读也就是为这一天,我不愿像父亲一样作一个农民,为了生活常年在外奔波。尽管我有一千个不愿意,有一万个不甘心,但又毫无办法。我不敢在父亲的面前表现出来,更不敢向他提出关于上学的事,这么多年父亲也非常不容易。然而父亲却读懂了我的一切,他拍着我的肩膀问我:“想不想上学”?我含着泪点了点头。父亲笑了,到我开学的那一天,父亲备齐了我所有的学费和两个月的生活费。后来我才知道父亲为给我筹集学费挨村挨社,寻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。父亲是一个从不向别人低头的人,但这一次为了我能够上学,他不得不放下他坚持了多年的尊严。


父亲 - jiansondu - jiansondu的个人主页父亲 - jiansondu - jiansondu的个人主页长期以来,父亲与我聚少离多,父子之间的沟通极少,加上文化上的差异,竟与父亲没有多少话可以交流。父亲这个人一向没有多余的话,在家时就像一头不怕累的老黄牛,没完没了的在地里干活,在家里大气也很少出一声,母亲常说,你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他也说不出几句话。父亲打鼾已是几十年的习惯了,从我记事起,父亲就有之。小时候,我住在父亲的隔壁,家中的墙是用竹块夹好,再用泥土扶上的,隔音效果很差,隔着墙壁我每晚都能听到父亲响亮的鼾声。我不知道母亲这些年来是如何适应,如何做到心平如镜,静若止水的。


临近年关,我回到了阔别一年的老家。在村口的马路上,车刚停稳,亲戚朋友就来了一大群,大家夹道相迎,我仿佛成了凯旋而归的将军,也似衣锦还乡的官绅。一串接一串的鞭炮噼噼啪啪地放着,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山野,不断向四周扩散、萦绕、回荡。我环视着来迎接我的亲友,人群中却不见父亲的踪影,我问母亲:“爸爸呢?”母亲说父亲接到了舅舅打来的电话,说是他那边的工厂需要人手,父亲觉得离过年还有一月有余,在家中闲着实在不划算,于是紧跟着就去了。没有见到父亲,我的心中难免有些失望。后来母亲又说,算算时间,你父亲这两天可能就会回来。


 果然在腊月二十九这天,父亲背着他的行李回到了家。父亲挨着我坐着,仔细的询问了一番,父亲知道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喝家里自己磨得豆浆。闲聊了几句,父亲就出去了,快到天黑时才回来。回来时,父亲浑身是泥,手指还在不住的流血。我问父亲干什么去了,父亲笑而不答。父亲在屋里找了几根生锈的凿子(一种打磨的工具)就出去了。父亲神秘的行径令我十分好奇,我让妻子前去看看,妻子回来对我说,父亲在老屋里搬了一个石磨回家,正在凿边缘风化了的石头。


这个石磨我是记得的,那是祖辈留下来的,以前常用来磨豆子,那时的豆腐都是自家做的,后来常有人来卖,十分方便。自己做,做多了吃不了,做少了又觉得麻烦,索性就不做了,这个石磨就一直丢弃在老屋的旮旯里。


    第二天早上,我起床时,妻子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豆浆,香气四溢,扑鼻而至。我知道,为了让我一早喝上豆浆,父亲一定是天不见亮就起来赶磨的。我呷了一口,香甜可口,一股暖流顺着喉咙到达胸间,充盈于全身。顿时,我感到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,很久没有喝到这么好喝的豆浆了。


 过了大年,我准备回单位,父亲宁是把我送到了村口,车子开了,望着父亲渐远的背影,我抑制不住心中的内疚,我欠父亲的实在太多,他这么大把岁数了,还要为我为家,肩挑背磨,辛苦劳作。想到这些我的心瘾瘾作痛,当父亲的影子彻底消失在无边的原野,我的眼里噙满了泪水。转眼间一年又过去了,不知父母是否安康,何时才能与父母再次聚首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8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